【潮汕建筑】潮汕民居的气派与艺术特色


汕头竟然起有这样一座“皇宫厝”,“潮州厝,皇宫起”,这是一句在粤闽地区广为流传的民间俗语,“厝”是潮汕人对房屋的通称,“起”在潮汕话中的含义是“建造”,“潮州厝,皇宫起”的意思是,潮州的民间建筑(民居,祠堂或家庙等)就像皇宫一样建造,它道出了潮汕传统民居的规模,气派与艺术特色。 



民居是民间建筑的代表,是最能体现地域特色和时代特点的文化景观之一,潮汕民居何以具有皇家气派,并博得“皇宫起”之誉呢,首先,“潮州厝”之所以“皇宫起”,与一个“假国舅”当地名士陈北科有关。



陈北科,原名陈洗,号东石,潮阳县贵屿镇华美村人,与林大钦,翁万达并称潮汕三杰,陈北科于明正德二年中举人,正德六年中二甲进士,授户部给事中,后任大理寺少卿,黄门侍郎等职,曾陪明武宗游江南。



因受皇帝宠爱,他被特准回乡按皇家式样兴建“黄门第”,并由朝廷负责建筑材料,可是这个府邸只盖了一半,陈北科的政敌便从中作梗,谎报已建成,遂使朝廷停止供应材料,以致半途而废,今日的“黄门第”位于贵屿闹市,门面已十分逼仄,但其气势仍在。



因为有陈北科的先例,皇家式样首先在潮阳流行起来,其最显著的特点是屋顶居然用起了民间禁用的橘黄色,在京都是连王府也不能用的,但潮阳人照样盖起了黄灿灿的大屋,并且说这才是真正的“皇宫起”,从此之后,潮汕民间那些富人建造房屋,就仿制京城皇宫宅院,无论样式还是格局,都可与皇宫相媲美。因此,有了“京都帝王府,潮汕百姓家”之称,其次,“潮州厝”之所以“皇宫起”,还与潮汕先民有关。



潮汕先民的主干是中原移民,特别是来自河南,故潮汕人又被称为“河佬”,入潮的中原移民,大多数是世家望族。这可以从潮汕民居大门楼上的匾额看出,陈姓为颍川世家,黄姓是江夏世家,林姓是九牧世家,罗姓是豫章世家,江姓是济阳世家,潮汕州县官员大都来自福建,他们在潮任官之后定居下来,成为当地望族。



这些世家望族,虽然不能将中原,福建的豪宅搬迁到潮汕,却很注重自己家族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他们把衣、食、住、行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生活习惯、生活追求带到潮汕,再加上入潮的移民,出于安全,生存等需要聚族而居,因而创建在潮汕平原上的村落建筑,包括民居、祠堂、家庙等,就显示出气派、豪华,于是,“潮州厝”乃“皇宫起”,再次,“潮州厝”之所以“皇宫起”,与潮汕发达的经济是分不开的。



潮汕古为南蛮之地,较为落后,自宋室南迁之后,这里得到很好的开发,经济不断发展,过去毒雾瘴气,日夕发作,现在已成为“地平如掌树成行,野有邮亭浦有梁,旧日潮州底处所,如今风物冠南方” 。



明朝是潮汕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潮汕是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同时,在冲破海禁过程中诞生的一代代海商的崛起,大大推动了潮汕海上商贸经济的发达繁荣,从而造就了一个相当可观的殷富群体,明代王士性曾感叹道:“今之潮非昔矣,阊阎殷富,仕女繁华,裘马管弦,不减上国。”。



1860年汕头开埠,极大地推动了潮汕经济社会的发展与繁荣,“自咸同间开汕头为商埠,交通事业日进千里,曾不百年,凡轮船、铁路、公路、邮电、航空靡弗具举”(饶宗颐《潮州志》),汕头“外贸之销售内地者日益繁多,内地产物之运售海外者亦较百十年前激增倍徙,由是而贸易之事日加繁盛”(温廷敬《大埔县志》),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汕头“商业之盛,居全国第七位”,“港口吞吐量居全国第三位”(饶宗颐《潮州志》),成为著名商埠。



同时,潮汕是著名侨乡,有“海内一个潮汕,海外一个潮汕”的说法。辛勤拼搏、事业有成的海外侨胞,为了光宗耀祖,回家乡建新屋,盖新楼,修缮祖居。他们带来了侨居地的建筑文化,使潮汕民居的建筑风格融入了东南亚和西方建筑的因素并逐步趋向现代化,被誉为“岭南第一侨宅”,“潮汕建筑奇葩”的陈慈黉故居就是其典型证例。



最后,“潮州厝”之所以“皇宫起”,与潮汕地理环境有关,潮汕地偏一隅,素有“省尾国角”之称,山高皇帝远,模仿皇家的式样盖大一点,豪华一点算不了什么,万一上头知道了怪罪下来,随便找个当过大官的同姓祖宗牌位往神龛一放,声称这是皇帝特许的,而这些世家在族谱里找个有功名的人还不容易,再不行就出海一走了事,因为“州南数十里,有海无天地”的潮汕,有一股“黑潮”暖流从近海经过,顺着这股暖流,从潮汕出海的帆船极易漂向海外,所谓“帆风一日踔数千里,漫澜不见踪迹”(韩愈《送郑尚书序》),潮汕人有了这一条海上通道,当然更不服统治者的管教了。



这种对封建王朝住宅的藐视现象,实际上反映了潮人以世家大族后代自居的心态和海洋文化的开放,叛逆性格,使得汉唐世家的“府第”能够在潮汕以“从厝”的形式延续和发展,特别是清代康乾盛世以后,随着潮汕华侨经济的兴起,“皇宫起”的大型民居如同不可阻挡的洪流,彻底冲破了封建王权对居宅建造的限制。 


上一篇 下一篇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