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建筑】从潮汕老屋的装饰看潮汕古建筑


潮汕老屋的建筑结构,基本都是按潮汕传统建造的“从厝式”民居群落。



在朝汕民间,流传“潮州厝(潮人常称屋为厝),皇宫起”的说法,就是说这些传统的“从厝式”民居,是按皇宫的式样建造的,然而,潮汕老屋更为吸引人的是它那古艳绚丽的装饰。



潮汕的老屋是用“贝灰砂”三合土筑成的房子,经南方烈日暴晒和海风咸雨侵蚀,就满墙皱纹坑巴,沧桑斑驳,远望黑黝黝一片,不大引人注目,然而,这种质朴的外表,掩盖的却是精雕细琢,热闹浓烈的内饰。



潮汕民居的装饰就材质而言,有木雕、石雕、壁画、嵌瓷、灰塑等形式,就艺术手法和形式而言,有通雕、平雕、半浮雕、泥金漆画、水墨浅绛、大青绿设色等,就题材而言,有戏曲人物、神话故事、山水花鸟、虫鱼走兽等等,这各种各样的装饰,都是刻意为了和粗糙质朴的外墙形成对比和反差,从而达到古艳沧桑,深沉含蓄的目的。


木雕。


在众多的装饰门类中,最为世人所称道的就是闻名遐尔的潮州木雕,潮山民居从梁架、额枋、檐角、门窗、屏风、隔闪等一切与人朝夕相处的陈设和装饰,都尽量采用木材,并有黑漆装金、五彩装金、本色素雕和著名的“金漆木雕” 等多种油漆方法。



潮汕民居现存最早的木雕装饰是一些宋明遗风,其特点是木瓜肥大无饰,图案粗矿简单,如潮阳赵厝祠等,到清末民国时,潮州木雕更趋玲珑剔透,尤其是多达五层通雕艺术,可谓鬼斧神工,此时的潮州木雕在题材上空前广泛,创造了具有海洋文化特征的江海新题材,如曾获国际博览会金奖的《虾蟹篓》等。



在构图上则借鉴了国画与戏曲虚拟空间的手法,善于把不同时空发生的事件组织成一个完整的画面,在形象的刻划、刀法的运用上,也有卓越的创造,从而成为世界闻名的工艺品种。


石雕。


潮汕地处海边,海风咸湿,木材湿损易腐,使木材的选用有一定的局限性,潮汕山区丰富的花岗石便以耐用的特性在民居的梁柱、门框、门肚、墙裙、台阶、露台、牌坊等得到广泛的运用。



潮汕石雕最后竟发展到与木雕一般长短的地步,常常被涂上颜色,故意使人分不清是石是木。潮汕民居之所以对木与石一视同仁施以彩绘,是因为潮人高度重视这些“纹饰”对人潜移默化的影响,这可能就是潮人一般都显得温文尔雅和“文质彬彬”的内在原因吧。


鸟革翚飞的屋顶。

/


潮汕老屋有名目繁多的屋脊,如龙风脊、鸟尾脊、卷草脊、草隆基、博古脊等,潮人喜欢在屋脊和屋顶上塑置各种神仙瑞兽和戏曲人物,形成一个凤物龙祥、人神杂陈的“鸟革翚飞”的世界。



屋顶塑像实用打碎的彩色瓷片,调上灰泥糖水和桐油,将其粘在已塑好的粗胚上,使之成为晶莹剔透的嵌瓷。它不但可抵御风雨的侵蚀,而且经雨淋日晒之后,更显得璀璨夺目,与黝黑的屋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高耸提拔的山墙。


山墙本地俗称“厝角头”,气势恢宏,高耸挺拔的“厝角头”是潮汕民居的显眼之处,山墙按形状的不同可分为金木水火土各式。



特点是,金形圆而足阔,木形圆而身直,水形平而生浪,火形尖而足阔,土形平而体秀,山墙的装饰重点集中在上半部。



流畅的板线模线沿左右两边倾泻而下,线与线之间留下一个个被称为肚的装饰空间,里面缀以精致的嵌瓷,其下还有被称为“楚花”的团花图案,其造型与楚漆器中循环飞动的纹样极为相似。



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门面、彩绘、书斋、园林等装饰,一座考究的潮汕民居,从建造的结构到精彩绝艳和富丽堂皇的内饰,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那装金贴银的富贵气和幽淡素雅的文人气息,共同陶冶和孕育了潮人既重商又重文的“儒商”性格。


上一篇 下一篇

扫一扫用手机浏览